您當前的位置> 大連新聞

人生諸多功課盡在人間草木

2020-07-06 00:03 大連晚報

  自古以來,中國人對草木頗為親近,更以其 喻人明心。如梅蘭竹菊為四君子,如養菖蒲為明心志。

  櫛風沐雨,向陽而生,草木無憂無怨,閲盡歲月,依然將美好呈於世間。

  落地生根,一期一會,草木天然恬淡,靜默無言,有生命最純淨樸素的一面。

  若有來生,願為草木。

  對理想生活的想象,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理解。但其中肯定有一項,與草木有關。田園夢裏,有春華秋實;案台窗邊,一抹綠色,一襲清香。或斑駁了陽光,或傲雪凌霜。

  汪曾祺曾説:如果你來訪我,我不在,請和我門外的花坐一會兒,它們很温暖。

  不到四十,頭髮全白的歐陽修,被貶滁州期間,在官邸四周種滿花木。淺紅深白宜相間,先後仍須次第栽。我欲四時攜酒去,莫教一日不花開。——《謝判官幽谷種花》

  蘇東坡曾在蓬萊閣拾了數百顆彈子渦石頭,回來鋪於菖蒲盆中,是為“日與山海對。”草木之美,乃自然之美,契合了靈魂最温柔的部分。

  你在,或是不在,它就在那裏,縱然歷經風吹雨打,悠然面對天地,這是草木最好的姿態。

  一位詩人寫了不少詩,有相當一部分沒有發表出來,也無人欣賞。為此,詩人很苦惱。這天,詩人向朋友説了自己的苦惱。朋友笑了,指着窗外一株茂盛的植物説:“你看,那是什麼花?”詩人看了一眼植物説:“夜來香。”朋友説:“對,這夜來香只在夜晚開放,所以大家才叫它夜來香。那你知道,夜來香為什麼不在白天開花,而在夜晚開花呢?”詩人看了看先生,搖了搖頭。朋友笑着説:“夜晚開花,並無人注意,它開花,只為了實現價值。”

  唐代詩人張九齡在《感遇十二首》中寫道:草木有本心,何求美人折。“凌晨四點醒來,發現海棠花未眠。”川端康成曾驚詫於,海棠徑自開放的美。

  “只恐夜深花睡去,故燒高燭照紅妝。”蘇東坡也曾怕錯過花期,夜點高燭,細賞紅妝。

  一花一木,在自己的節奏裏成長,有沒有被關注,被欣賞,都從不掛懷。

  取悦別人,容易迷失自己,難得平靜。取悦自己,才是生命最好的模樣。

  有人把自己的一生,活成一個奪取的過程。

  有人則在草木裏,見自己,見天地,見眾生。見自己,迴歸本心,採菊東籬下,悠然見南山;見天地,立大格局,野火燒不盡,春風吹又生;見眾生,悲憫世人,已識乾坤大,猶憐草木青。

  世間草木皆有靈,難得一顆平常心。植物有我們渴求的安然堅定,真誠簡單,從容自適。人這一世,諸多功課,盡在人間草木。文/閲讀公社

城市活動More

  • NEW
  • 2020年計劃新建一條槐花大道,一處槐園廣場,並在有條件的區域栽植、補植刺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