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當前的位置> 大連新聞>美食

跑偏的吃播

2020-07-07 00:18 大連晚報

  資料片

  資料片

  所謂吃播,顧名思義,便是直播吃掉大量食物以吸引目光。這兩年,吃播在網絡平台上方興未艾,越來越多的人加入到吃播主播行列,個別頭部主播全網粉絲量甚至過億。然而,有的人卻是“用生命在直播”。瀋陽30歲的王先生是一名吃播主播,肘子、紅燒肉、燒雞、烤鵝等食物經常出現在他的直播間內。半年多瘋狂的進食導致他體重從200斤升到280斤,一週前突發腦梗,醫生連續7天搶救,仍然沒有挽回他的生命。

  暴飲暴食的危害人盡皆知,但在吃播領域,這卻是收割流量的一大利器。原因很簡單,如果不能吃出點新花樣,粉絲為什麼要圍觀打賞?為了求關注,“吃播”紛紛吃人們所不敢吃、不能吃、吃不到、吃不完……部分一路跑偏的“吃播”,越來越像是一種無厘頭的行為藝術。有專家認為,吃播想要長久發展絕不是靠獵奇、辣眼睛,而是要尋找良性內容,否則再多流量紅利也救不了。

  小主播月薪僅3000元

  周小楠(藝名),1997年出生的小姑娘,2016年自認飯量較大能當吃播主播,遂自拍自剪吃播視頻上傳到美拍APP上。2019年4月,周小楠簽約南京市一家文化創意工作室成為職業吃播主播,吃播視頻上傳到抖音上。2020年3月底,周小楠出鏡的抖音號粉絲量超60萬,她在南京已經是小有名氣的網紅,卻突然辭職,回到浙江老家。

  周小楠自曝簽約工作室期間月收入是3000元左右,偶爾還要倒貼錢維持生計且身體出現問題。人們不禁疑惑,鏡頭前光鮮亮麗的吃播網紅,真實的工作狀態是怎樣的?

  周小楠算過工作室發給她的工資和報銷費用,共計不到3.8萬元,她介紹,在工作室工作時,上午9點30分打卡上班,上班後對接商家、撰寫視頻拍攝腳本,基本每天都有視頻拍攝,正常下班時間是下午6點30分,如果晚上有安排拍攝,要到夜裏10點左右才能下班。自己的團隊共有3人,另外兩人分別是拍攝和後期剪輯,拍攝和剪輯有底薪,拍攝一條視頻50元,剪輯一條視頻80元,每個月發工資,作為團隊核心的自己反倒通常是工資最低的;簽約時,合同約定自己每個月除了有3000元的基本工資,還有分成,但是沒有約定分成比例。周小楠介紹,她瞭解過行業內一些經紀公司給主播的分成比例,問到最差的情況是九一分。

  周小楠回老家後自己做吃播,視頻主要發在美拍上,她的美拍賬號已經有將近16萬的粉絲,一個月的收入能有五六千元。儘管經歷過當職業主播要倒貼錢生活的窘迫,但周小楠認為行業內做得好的主播月收入過萬很正常,她的老闆曾用浪胃仙的情況鼓勵她,説浪胃仙月收入過百萬元。

  強大團隊打造頭部主播

  浪胃仙、密子君、朵一、mini,都是中國吃播界相當有名氣的主播。

  浪胃仙的簽約公司重慶天權星文化傳媒有限公司(以下簡稱“天權星傳媒”)在官方微博介紹浪胃仙全網粉絲量過億。抖音上,浪胃仙賬號粉絲量超3900萬,這個數字比不少知名影視明星的粉絲量還要高,浪胃仙的視頻裏有時也會出現柳巖、董成鵬等演員進行互動。

  密子君,被媒體稱為中國吃播界的“吃螃蟹者”,2016年,她曾在沒有配菜的情況下,在一場活動上吃完8斤白米飯,上傳到B站上的第一個吃播視頻是用16分20秒吃完10桶火雞面,也上過《天天向上》等綜藝節目,走紅較早。早在2018年,行業就有傳聞説密子君年收入700萬元,有的傳聞更是説年入千萬元。

  Mini1994年出生,曾一餐吃下一頭35斤重的烤全羊,在日本參加大胃王比賽,30分鐘內吃完13斤拉麪,簽約藝力特文化,目前全網粉絲4000萬。mini介紹,自己能走紅,公司在背後助力不少:她的團隊人員包括前期策劃、拍攝製作、後期運營,每個月都會開創意選題會,商討接下來一個月的視頻主題和工作路線;公司幫她開拓了不少平台資源,會有針對性地做內容傳播,例如微博看重沉浸感,就會多髮長視頻,抖音適合節奏快的短視頻,要跟緊熱點,快手的視頻比較注重趣味性,小紅書自然是推薦類的,圖文並茂,也會分享生活細節、心得。

  艾媒諮詢CEO張毅分析,吃播主播的收入情況應該會兩極分化,互聯網經濟原本就容易出現“贏家通吃”的情況,越有流量,就越容易獲得更多曝光度,吸引更多的流量;流量越高,粉絲打賞、帶貨推廣甚至是廣告代言的收入自然越高。但由於吃播的知識門檻較低,一台手機、一個APP就可以做吃播,作為新興行業,業內肯定還存在不少變現困難的主播。

  困局與爭議

  身體健康出現問題,是周小楠選擇從工作室辭職的一大原因。她稱,簽約工作室前,自己做吃播,不會強迫自己過量進食或者吃過辣、過冰、過燙等對身體刺激性大的食物,她的身體沒有問題,簽約工作室後,半年左右她的腸胃就常常要看醫生。周小楠還記得,2019年的冬天,有一次拍視頻,她吃了100只鮑魚、2斤花膠和2斤海蔘,雖然都是好食材,但補過頭了,當晚她躺在牀上渾身發熱、冒汗,流了幾天鼻血。

  事實上,吃播主播常常在視頻中展示自己驚人的食量。

  浪胃仙作為中國吃播界能吃、速食的代表,一次視頻中他面前擺了8大碗粉面,等吃到第5碗時,浪胃仙説:“這個米線都泡碎了,但是如果不一開始放這麼多的話,就沒有人會看下去了。”

  浪胃仙、mini、朵一等吃播主播錄視頻時常常有一個“祕密武器”出鏡,就是寬度達到自己身體那麼寬的大碗或者大碟,將要吃的東西全部倒在一起,給觀眾感受一下食量再開始吃。Mini、朵一、密子君、周小楠,除開都是女主播且飯量大之外,她們還有一個共同點:擁有年輕女性夢寐以求的清瘦身形。

  “食量異於常人”“狂吃還不胖”等看起來不合客觀規律的現象出現,導致在知乎、貼吧、主播視頻下方評論等地方常有人質疑,吃播主播是不是假吃?是不是催吐?

  “更重要的是傳遞出來的信息容易誘導、誤導青少年,以亂吃、撐吃、假吃為美、為吸引點,並不是正能量的引導,是一定會受到打壓的。”張毅稱。他留意到一些學者會研究吃播觀眾的心理,發現有相當一部分的心理狀態算不上健康。

  在萬方數據庫上,已經有學術機構針對吃播受眾的心理做研究,認為看吃播的人可能是出於以下的心理需求:一是獲得替代性滿足,例如自己要減肥或者要保持身材,不能多吃,轉而看別人吃;二是滿足獵奇心理和窺私慾,好奇別人是如何吃下大量食物、如何生吞章魚等;三是獲得陪伴感,獨居年輕人口壓力大,通過吃播跟網友、主播互動;四是滿足審醜心理,會批判吃相不佳,但又喜歡看吃相狼狽的主播;五是獲得文化認同感,自己喜歡吃的東西,希望看到別人也喜歡吃。

  本版文 綜合《經濟觀察報》、《瀋陽晚報》、金錯刀、紅星新聞

城市活動More

  • NEW
  • 一些市民和遊客以“家庭團”形式來到近郊和鄉村,與大自然進行親密接觸。